形同陌路的婚姻

亚当和劳拉·布朗没有希望了…一个周末真能拯救他们的婚姻吗?

祷告 事工与服侍 改变 亲子教育 男人 上帝 婚姻与家庭

亚当·布朗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。钱没有了,催账的人在不断地打电话,他还要负责照顾妻子劳拉和刚出生的女儿麦德琳。跟劳拉吵了一夜,使情况雪上加霜,这一切对亚当来说太沉重了。

“请不要走,”劳拉哭着说,站在门口,怀里抱着他们的婴儿。“我们可以谈。我们会有办法的!”

“我不爱你了!”亚当回答说。“我不想再跟这个婚姻有关!我不想跟麦德琳的生活有关!你给我让开,让我走!”

但是劳拉不愿从门口让开。于是亚当抓着她的肩膀,把她尽可能远地甩到了厨房里,以便他能够离开。

很快,恐慌的念头开始在劳拉的脑海里盘旋:“我这是怎么了?如果他离开了我,我带着一个新生儿该怎么办啊?没有了他,我是谁啊?”被恐慌冲昏了头脑,又被痛苦吞噬着,劳拉把麦德琳放进汽车里,开车出去找亚当。她一路为女儿唱着歌,从信仰中支取力量,“那在爸爸心里动了善工的,也会信实地成就这工”。

当时的劳拉不会知道,这首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意味着什么,因为亚当和劳拉·布朗的故事就是一个救赎、医治和婚姻重建的故事。他们的故事成为了一个例子,显明了当两个人将他们的婚姻交给上帝时,他可以成就的事。

两个形同陌路的人

亚当是来自一个有信仰的家庭,然而他却无意追随家人的信仰。他的高中时期充满了派对、醉酒、和叛逆。劳拉来自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家庭,但是她却想要另辟蹊径来品尝人生。

经过了高中时期三年的约会,亚当想要娶劳拉。劳拉说她想要一个基督徒丈夫,于是亚当说他“已经得救了”,为的是取悦她。“我当时的想法是,‘给我列个单子吧,要我做什么?’”亚当说。

婚后的生活刚开始好像还不错;他们俩都有收入很好的工作,满足于自己的生活方式。“我们的目标就是得到一切--包括最好的汽车,最好的家具,最好的一切。”劳拉说。很快他们得知劳拉怀孕了,于是就开始存钱买房子,等着开始为人父母的新生活…

…直到亚当失去了他的工作。

起初,他很自信地以为自己能很快找到新的工作;他很年轻,在自己的领域里很有经验。但是经过很多个星期的面试,什么都没发生。“这开始折磨我,”亚当说。“我想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这时,亚当和劳拉在他们婚后第一年所享受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。催账的人开始打电话,然而他们却没有钱付账。亚当一共失业了七个月,在那期间,劳拉因为怀孕要卧床休息。其中有21周的时间,亚当和劳拉都处于失业状态。

“我们婚后的第一年里没做什么别的,只有收入。当时我们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事,”劳拉说。“而在第二年里我们所有这一切就全都没了。”

他们的婚姻关系开始变得紧张。“我们成了两个形同陌路的人,睡在同一间房子里两个独立的沙发上。”亚当说。他们开始变得抑郁,亚当开始为他的现状谴责上帝。他们唯一盼望的来源是他们女儿麦德琳的出生。

亚当找到了一点小活儿,然而他们的经济压力一如既往。亚当看到他们新生的女儿受到那么多地关注,就想,劳拉凭什么要关注我呢?我几乎不能养家糊口…要我有什么用呢?

压力远比亚当所能承受的要大。他和劳拉陷入了一次激烈的争吵,就是在那一晚,他们的婚姻被彻底打碎了。亚当把劳拉从面前推开,钻进他们的卡车,开车走了。而当时劳拉怀里抱着他们那四周大的新生儿,向他哭喊着。

“我记得当时听到这些话,”劳拉说。“‘我不爱你;我不想要你;我不想要这个孩子。’我的精神垮了,我很害怕。”

一个星期以后,亚当回来了,但是四个月以后,他又把麦德琳带到劳拉工作的地方,再次宣布他要离开了。跟着又是和解,但是同样的循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又反复了三次。最后,劳拉同意接受亚当,条件是他们一起去牧师那里接受辅导。

九个月的辅导帮助亚当找回了对这段婚姻的希望,但是他仍然没有和基督建立关系。对于劳拉来说,却是一个觉醒。“我意识到我不信任这个男人,也不爱他。我每天晚上哭着入睡,但是我不断地提醒自己,我在上帝面前立下了婚约,我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婚约,”劳拉说。“在我们的婚姻中没有喜乐,我感觉被困住了。”

“我们的婚姻没有希望能改变了…”

在1997年,劳拉的一个同事丽塔,告诉劳拉家庭生活机构举办的“周末婚姻回顾之旅”营会。这是一个为期三天的婚姻营会,丽塔和她的丈夫每年都去参加,以更新他们的婚姻。

劳拉和亚当无力支付这个费用,但是为了庆祝他们的结婚周年,劳拉的父母为他们支付了营会的费用,亚当的父母为他们支付了酒店的费用。

带着破碎与伤痛,布朗夫妇参加了这次营会。“你们其中一些人的婚姻在这个周末里将被改变,”一个讲员在第一个晚上这么跟大家说。然而劳拉却持怀疑态度,心想,“我们的婚姻不可能在一个周末就得到改变。”

然而这句同样的话却给亚当带来了希望。“他说如果我们带着敞开的心和意念,并且努力做家庭作业的话,我们的婚姻就能够改变,”亚当回忆说。“我决心要好好听听。”

第二天早上,在营会上讲员给大家传了福音。有始以来第一次,亚当理解了他对于基督的需要。“那天是11月12日,然而对我来说就像是7月4日(美国国庆日),”亚当说。“我的脑海里仿佛烟花四射--我终于明白了!”那一天早上,亚当把他的生命和婚姻交托给了基督。

“我们一起祷告,都感觉不可思议,”劳拉说。“上帝的同在很真实,我们当时都确定上帝能够改变我们的婚姻,使之更新,并填补我们感受到的空虚。我们意识到,我们以前一直都在凭自己做每件事,但是我们永远也做不到。只有上帝才能改变亚当的心,带给我希望。”

那天晚上,他们去了他们最喜欢的餐厅,交流了好几个小时,沟通的深度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过的。“我永远也不会忘记,我看着桌子对面的这个男人,感受到了对他强烈的爱。而就在24小时之前,我还一点都不爱他。”劳拉说。“现在我有了这样一种爱,能够说出:我可以饶恕你,不管之前我们经历过什么。我知道上帝正在给予我们希望、和一个全新的开始。虽然道路仍然是艰难的,但有上帝与我们同在,以后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布朗夫妇一回到家,就开始把从辅导和营会中学到的原则应用到生活中。他们开始每天一起祷告,设定约会日,并且坦率真诚地交流。他们有时会把麦德琳送到祖父母那里,这样他们可以待在家里享受彼此的陪伴。

他们一同学习怎样建立以上帝为核心的婚姻关系。“以前我们的婚姻里从来没有上帝,”劳拉说。“可能有的时候我们会在吃饭前向他祷告一下,但也就仅此而已了。”“上帝当时就像我们行李架上的行李,”亚当说。“然而当我们学会了信靠他,我们把方向盘交给了上帝,说:‘带我们到任何你想要我们去的地方吧。’”

经过了很多个月的加速成长--随着一个名叫麦萝莉的新婴儿的出生--布朗夫妇开始看到在他们教会里服侍其他夫妻的机会,用他们自己的见证激励他人。之后,他们遇上了一场由一个醉酒的司机引起的汽车相撞事故,生活再次发生了变化。劳拉和麦德琳都受了伤、流了很多血,被送入医院接受静脉注射治疗,劳拉的脖子上还戴上了颈箍。“看着她们,想到自己差点就失去了家人,我开始啜泣,”亚当说。“房子,车子,和我疯狂想要的其它东西都可以没有,那些都是虚空的,我的家人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从那时起,亚当的目标就成了关注家庭。“上帝使用了那次车祸,从我们的头脑里和心里拿去对物质的欲望,使得我们更多地投入到事工中去,”劳拉说。

在2000年的十二月份,亚当和劳拉一起躺在床上,将他们的生命委身于上帝的事工中。他们说,“上帝,我们不知道你要呼召我们到哪里去,或是你要在哪里使用我们。如果你想让我们去非洲,我们就去非洲。但是请让我们知道要去哪里,我们就会去。”后来,他们回应了上帝的呼召,加入“家庭生活”机构服侍,在小石城的总部工作了几年。现在,他们在德克萨斯州胡德堡军事基地的军事事工机构(国际学园传道会在美国的名称)工作。

“回顾过去,在我们生活中随处都能看到上帝的作为。他塑造我们、磨练我们,为的就是这个时刻,”劳拉说。她还记得那天晚上,她一边寻找亚当,一边给麦德琳唱歌。心里却完全不知道,上帝会做什么来成就他在亚当生命中的工作。

“虽然我们仍然处在被上帝完善的阶段,但是我们通过他已经在我们生命中完成的奇迹,看到了他的信实。现在,我们又来到了“家庭生活”。上帝在这一切当中都有他的计划,我们只希望完全敞开自己,被他使用。”

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.

版权©2013家庭生活。版权所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