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为尽职的父亲-1

父亲是家庭中不可缺少的角色,父亲的缺失,会给孩子带来伤害。

鲍勃: 今天的帮助,明天的希望,欢迎收听《今日家庭生活》节目。我是鲍勃,节目的嘉宾是丹尼斯和吉姆。我们今天的话题是:成为尽职的父亲。吉姆曾经说过,每个男人都渴望成为一名父亲。

吉姆: 我记得,我是在电话中听到父亲的死讯:父亲因醉酒而倒在一栋废弃的建筑里,他最后冻死在那里。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,我的感觉是麻木的。但是,在三、四年后,失去父亲的悲伤仍然没有褪去。因为我没有了父亲,所以我失去了依靠,我无法再找他倾诉,无法再和他分享我的梦想与希望。父亲已经不在了,我很孤独。

鲍勃: 各位男士,你们是否能成为一个让孩子满意的父亲,是否能成为一个理想的父亲?吉姆,感谢你参加我们的节目。你说过,你的父亲对你影响很大,影响了你的一生。如果我们给父亲打分,从1分到10分,我想你的父亲肯定是接近最高分的:九分或十分,对吧?

丹尼斯: 这样很难评估。鲍勃,我的爸爸虽然也有缺点,但是,和其他的男人比起来,综合大家对我父亲的评价,我觉得我很难对我父亲打低分。所以,我认为,我的父亲是一个真实的男人,虽然他也有不完美的地方。

鲍勃: 说的是。

丹尼斯: 我父亲的家庭并不完整。当父亲还小的时候,爷爷就抛弃了他,留下他和奶奶和八位兄弟姐妹在一起。那一段时光很艰难,整个家庭陷入了穷困之中。

鲍勃: 是的。

丹尼斯: 但是,在父亲长大结婚后,他并没有受童年阴影的影响,他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好父亲。在我们这次的节目里,也有一位男士,虽然他的童年很不幸,但是,他选择要成为一个好父亲,欢迎你,吉姆。

吉姆: 丹尼斯,很高兴能够参加你们的节目。

丹尼斯: 吉姆和妻子在1986年结婚,他们有两个孩子。吉姆写过一本书:《成为尽职的父亲》。熟悉吉姆的人知道,吉姆是《今日家庭生活》的主席和CEO,他对父性有深刻的认识,这来自于他独特的童年。吉姆在他的书中,首先说到有父亲的夜晚和足球比赛。

吉姆: 没错。

丹尼斯: 请给我们讲解一下。

吉姆: 小时候,我很喜欢足球,我仍记得我踢足球的情景。我参加过足球比赛,这些比赛让我很愉快。我记得,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我参加一个和我们球队相关的活动。这是一个由孩子和父亲一起参加的亲子活动,父亲要站在孩子的身边。当他们喊到我的时候,他们说:“今晚,吉姆的爸爸不在这里。”

丹尼斯: 你是唯一一个父亲不在身边的人吗?

吉姆: 不是,还有三个同学的父亲没有来。我们球队大概30个人。

丹尼斯: 这样的时刻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,对吧?

吉姆: 是的。它在我的意识深处留下烙印,我永远不会忘怀。今天,有一些人会说,这样的活动是不好的,它会给那些没有父亲的可怜孩子带来伤害。但是,我的感觉还好,我很高兴队友的父亲都能参加这个活动。我只是感到空洞,我感到自己缺少了什么,我没有父亲。这是一个事实。

鲍勃: 你的父亲在你五岁的时候离开了,对吗?

吉姆: 在我15岁的时候,我的父亲因酗酒而身亡,那是一个可怕的夜晚。我的父亲喜欢喝酒,很多父亲都喜欢喝酒。我的父亲喜欢我,这个我知道。但是,比起我,他更喜欢喝酒。

丹尼斯: 当他喝醉的时候,打过你吗?

吉姆: 他没有打过我,但是打过我的哥哥,哥哥比我大十岁。父亲和哥哥经常打架,因为父亲总是喝醉,他不但打我的哥哥,还说要打我的母亲。当我5岁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母亲不在家,父亲喝醉了,他回家后,拿起一把锤子,把墙给砸碎了。然后他坐在沙发上,开始用锤子敲地,他一边敲,一边说:「当你妈回来的时候,我要用这把锤子杀了她。」我记得,当时,哥哥把我推到卧室里,锁上门,我吓坏了。我僵直地躺在床上,静静地听门外的动静。听到他们在厮打吼叫。后来,警察来了。警察制止了父亲,走进卧室,对我说:「你还好吗?」他不断安抚我,在我平静下来后,他带着我离开了卧室。警察用手铐铐住父亲,他们把他推进警车,带往警察局。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。妈妈站在花园的另一边,第二天早上,我们搬家离开了。

丹尼斯: 听你的描述,我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。我记得,我的爸爸妈妈也会发生一些争吵,但是,绝对不会出现殴打和撕闹。我爸和我妈有时会因为意见不同,而闹情绪。但是,这样的次数很少很少。你们家的情况,很严重。你父亲喝酒喝得很厉害,他还虐待家人。你当时还是一个小孩,这些事是否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影响?

吉姆: 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,我父亲就被警察带走了,我和妈妈哥哥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。我下定决心,要好好生活。所以,我的成绩很好,我的体育活动也还不错。但是,让我吃惊的是,丹尼斯,你说你的爸妈很少争吵,你只记得他们吵过一次。但是,他们只吵过一次,你还记得那么清楚?

丹尼斯: 没错。

吉姆: 我想,对于孩子来说,他们更需要稳定的家庭环境。在平静和睦的家庭中,他们学会了信赖。当上帝赐福给我们时,我们相信他。当上帝降下惩罚时,我们惧怕他。

丹尼斯: 当家庭暴力频繁发生时,孩子会感到惧怕、担忧和焦虑。

吉姆: 当我15岁的时候,我接受了基督。当时,我很摇摆不定。因为,我的亲生父亲不在我身边,我有一个继父。在我9岁半的时候,继父指控我,说我想要谋杀他。我简直无法理解:「这些成年人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只是一个小孩子,他们为什么要伤害我?」后来,在我15岁的时候,我接受了基督。在这之前,我和哥哥一起生活,他18、19岁,我12岁。当我在高中踢足球的时候,我说:「你想要我什么时候回家?」他说:「凌晨两三点吧。」我说:「我会尽量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,晚一些回去。」

鲍勃: 啊。

吉姆: 我已经习惯他们这样对待我了。但是,在我15岁的时候,主拯救了我。当我从电话中得知父亲的死讯时,他因酗酒而在外面冻死,我很麻木,并没有感到悲伤。生活仍然在继续,我几乎没有受它的影响。但是,在三四年后,在我上大学后,我因没有父亲而悲伤啜泣。没有人听我的倾诉,没有人分享我的喜乐,也没有人支持我的梦想。没有父亲,我非常非常孤独。

丹尼斯: 所以,即使他不是一个好父亲,也没有给你们足够的关爱。但是,你还是需要他。因为,父亲是孩子的依靠,是孩子的支撑者。希望大家都能做一个好父亲,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。